栏目导航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0-66889888
总部地址: 广州市番禺区富鱼路双旗寨工业园58号
李显龙华盛顿邮报撰文劝美国:贸易战结恶果,问题根源在国内
浏览: 发布日期:2018-10-11
当地时间4月18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了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撰写的评论文章。文章聚焦于近日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摩擦,呼吁两国重新回到世贸组织框架内解决问题,不要令事态发展至贸易战的地步。

在回顾贸易摩擦起因时,李显龙批评美国政府单方面挑起争端,使得全球多边体系面临威胁:“多边体系曾在二战之后帮助整个世界重回繁荣。因此全球各国,无论大小,都将被这场贸易战殃及。”

李显龙认为,美国与其指望借助一场贸易战来解决贸易逆差问题,不如在自己国内找原因,文章称:“一个国家产生贸易逆差是该国所消费的商品总量大于它所生产的商品总量的结果,这一问题既不是贸易壁垒所造成的,也不会被贸易壁垒所解决。”

作为新加坡的现任总理,李显龙对于中美关系给亚太地区乃至全世界带来的影响深有体会。他表达了对于贸易摩擦升级的担忧:“每年经由我国进行的贸易总量比全国GDP的三倍还多。如果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爆发贸易战,那么将对新加坡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此外,贸易摩擦给中美两国关系带来的负面影响甚至可能超出经济范畴,使得如半岛无核化等需要中美两国联手解决的问题进展停滞不前,给世界和平蒙上阴影。

李显龙认为,随着中国经济体量在加入世贸组织之后飞速增长,中美两国的竞争是不可避免的。但是,竞争应该被置于“一个相互依存的框架和国际通行的规则体系下”得到解决。

在评价中国的应对时,李显龙赞扬了中国在最近的博鳌论坛上所表现出的开放和多边主义立场。他希望中国持续对外开放的姿态能够成为化解两国争端的契机,“开花结果”。

以下为原文:

早在矛盾爆发之前,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便已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摩擦。但是随着特朗普政府正式宣布对中国加征单边的进口关税,一场贸易战的威胁已经无比清晰。

在美国国内,这一挑起争端的举措得到了许多势力的拥护。若干年前曾支持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一些美国公司如今感到自身在与中国的经贸往来中处于劣势地位。这些公司理直气壮地认为中国市场不够开放,投资行为处处受限,尤其是在金融和科技领域。因此交易环境是不公平的,在昔日中国GDP约占世界总量5%的时候制定的贸易安排和让步措施已不适用于今天GDP占世界总量15%的中国。

但是单方面提高关税并非正确之举。原本中美两国远不至于走到贸易战这一步,但是如果一方开启战端,那么这必将严重损害基于规则的多边体系,而这一体系曾在二战之后帮助整个世界重回繁荣。因此全球各国,无论大小,都将被这场贸易战殃及。

我们相信,贸易纠纷应当在世贸组织框架内得到解决。如同经济学家们所指出的那样,当评估经济关系时,真正重要的并不是一国与某一贸易对象国之间的贸易平衡,而是该国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整体平衡。此外,造成贸易逆差的原因应该在国内寻找:一个国家产生贸易逆差是该国所消费的商品总量大于它所生产的商品总量的结果,这一问题既不是贸易壁垒所造成的,也不会被贸易壁垒所解决。

中美两国有着全世界最为重要的双边关系。两国都受益于一个开放的,遵守规则的国际秩序及多边贸易体系。这一关系促进了亚太地区的经济合作,并且加深了亚洲、美国、欧洲和世界其他区域的互相依赖关系。

亚洲是快速成长中的美国商品与服务的出口市场。作为全球第二繁忙的港口和第四大的金融中心,新加坡就像一个国际平台,将美国和亚洲的经济连接在一起。我国是一个规模较小的开放经济体,每年经由我国进行的贸易总量比全国GDP的三倍还多。如果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爆发贸易战,那么将对新加坡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

自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它在国际经济的地位以及全球贸易的比重已经大幅增长。这一变化改变了整体的战略平衡格局。国际社会中出现了合理的期待,希望中国可以进一步开放它的市场,为多边贸易体系做出贡献。

近期,中国已经宣布将继续保持开放和多边主义的立场。发展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及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加强贸易与投资往来、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两大主要措施。在最近的博鳌论坛上,习近平主席宣布了未来加大中国金融开放力度、提高外商投资自由度、保护知识产权、降低汽车进口关税的计划。这些举动得到了特朗普总统的承认和欢迎,我们期待看到这些姿态落实为行动,开花结果。

尽管大多数亚太国家将继续追求贸易与经济的自由化——比如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但这些倡议无法弥补贸易战带来的破坏。

除了经济上的损失,中美两国的关系趋于紧张还将使得两国在其他重要议题上的合作变得困难,诸如半岛无核化、区域安全、防止核武器扩散以及气候变化等。缺少了两国的通力合作,这些问题无法得到解决。一旦某个争端问题升级,造成中美两国关系的进一步恶化,会给世界带来灾难性的结果。

中国与美国产生竞争是在意料之中的。但是这一竞争是否能在一个相互依存的框架和国际通行的规则体系下得到解决,结果是截然不同的。最终风险会体现在世界的和平、安全和稳定之上。而无论对于美国、中国还是其他世界各国,这一风险都过于巨大。 责任编辑:杨漾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备案号:8896

技术支持:织梦58